>集佳律師事務所>集佳論叢>從“微信紅包”案看軟件頁面設計的保護

從“微信紅包”案看軟件頁面設計的保護

發布時間:2020-03-18

  作者:北京市集佳律師事務所 王嘉雨、閆春德

 

  引言

  近年來,隨著智能終端軟件的發展日新月異,軟件頁面設計在提高軟件的執行效率和商業價值的同時,其所呈現出的獨立價值也日益顯現。眾多軟件企業將研發的重點投向軟件的頁面設計。但當前對軟件頁面設計并未形成完善的體系化的保護制度,對軟件企業在選取權利保護的模式上也缺乏明確的指引。

  在筆者所代理的入選北京互聯網法院成立一周年“五大熱點知產案件”、AIPPI(國際保護知識產權協會)中國分會2019年度“中國版權十大熱點案件”的“微信紅包”案件[1]中,筆者對軟件頁面設計涉及到的主要法律問題進行了一系列探討,北京互聯網法院在該案判決中認可了構成獨創性表達的軟件頁面設計可作為美術作品予以保護。如果相關頁面設計構成“有一定影響的裝潢”,則可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予以保護。該判決明確了反對抄襲與可能誤導消費者的搭便車行為,保護原創,鼓勵創新,滿足用戶的多元化需求,體現了保護互聯網領域新型客體的開放態度。

  本文擬從“微信紅包”案及該案對軟件頁面設計保護可能產生的引導和影響入手,結合我國現有的軟件頁面設計知識產權保護態勢,分析探討軟件頁面設計所面臨的法律風險及主要保護路徑,以求拋磚引玉供大家交流探討。

 

  一、目前軟件頁面設計保護的現實狀況及困境

  (一)軟件頁面設計特點與現狀

  軟件頁面設計與軟件用戶界面即UI(User Interface)關系密切。在筆者看來,軟件頁面設計,是對軟件操作邏輯、界面美觀的整體設計,是用戶操作軟件產品、實現相應功能的媒介。用戶通過設置在軟件用戶界面上的按鈕、圖標等內容,向計算機系統發送指令,傳遞數據,從而得到有效的反饋,實現軟件產品的相應功能。[2] 若干軟件頁面設計,經研發和開發者結合具體的軟件產品的特征和功能,進行一定的組合和排列,即形成軟件用戶界面。好的頁面設計不僅讓軟件變得有個性有品位,還使軟件操作變得舒適、簡單,充分體現軟件的定位和特點。

  軟件用戶界面從本質上是為了實現軟件本身的功能,通常需要結合使用者的操作習慣進行設計,使軟件用戶界面可以高效地實現人機互動。另一方面,在商業利益的推動下,軟件研發者逐漸重視并提升軟件頁面設計的美學價值,通過大量設計人員,對軟件頁面進行具有一定創造性的設計美化。但同時,軟件頁面設計的易復制性也促使各種模仿和剽竊行為不斷出現,嚴重損害到軟件研發者的利益。而對于軟件頁面設計的法律保護,與其聯系最為密切的知識產權制度就成為了權利人的必然選擇。本文將集中探討與軟件頁面設計相關的內容。

  (二)此前對軟件頁面設計的主要保護路徑

  通過檢索在先相關案例,我們不難發現,此前涉及軟件界面設計保護的侵權案件中,權利人主要選擇通過以下幾種途徑進行維權:

  1.計算機軟件著作權整體保護路徑

  在原告上海谷露軟件有限公司與被告上海金略軟件技術有限公司侵害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糾紛[3]一案中,原告發現,被告自2014年3月1日起所發布、銷售的《金略獵頭軟件旗艦版》與原告谷露軟件極為相似,無論在整體結構布局、界面的欄目設置、操作安排以及頁面配色等眾多方面均與原告谷露軟件相一致。該案是以軟件整體著作權為權利基礎,通過比對原被告操作界面源代碼的方式,證明被告抄襲原告谷露軟件涉及人機交互式操作界面的源代碼,從而認定被告侵害了原告對谷露軟件享有的著作權。

  2.匯編作品著作權保護路徑

  在上海視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與廣州歡網科技有限公司、重慶有線電視網絡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權糾紛[4]一案中,法院認為,被訴“看客影視”頁面中包含的菜單欄、子菜單的設置均受限于騰訊公司對微信公眾平臺的基本設定,其子頁面中的構成要素均為行業的通用元素,其對內容的取舍及選擇并未體現其創造性。同時,上述頁面均在手機屏幕中顯示,頁面設計布局的空間有限,如對上訴人的涉案頁面的構成要素的簡單排列組合予以著作權保護,使其被少數人獨占,會對手機界面設計的發展造成障礙,進而違背了著作權法促進文化和科學事業發展與繁榮的立法目的。涉案“看客影視”的頁面及子頁面的選擇及編排不具有獨創性,因而不構成匯編作品,法院最終并未支持原告基于匯編作品的主張。

  3.《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保護路徑

  在萬得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南京萬得資訊科技有限公司與浙江核新同花順網絡信息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5]一案中,原告指稱被告同類金融軟件產品中指標、函數的選擇及其排列組合方式與原告產品高度雷同。法院認為原告主張內容無法滿足文字作品的最低程度的獨創性要求。但指出,法律并沒有禁止競爭主體以競爭法的原則條款作為請求權基礎進行訴訟,而且原則條款也正是在具體法律規范留白的情況下更能彰顯其規范指引作用。同花順公司大面積再現萬得產品指標體系甚至頁面呈現的行為已經明顯超出了比例原則的正當性要求。還通過技術手段實現了直接替代原告產品的效果,進行低價競爭,擠占原告市場份額。其行為具有明顯的搭便車特征,構成了對原告的不正當競爭。

  在北京金未來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與武漢昊古財富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6]一案中,法院認為愛簡理財網首頁頁面以及手機應用界面在整體設計、內容布局、顏色搭配、文字內容、圖案運用及組合等方面與簡理財網首頁頁面及手機應用界面高度一致,顯然來源于對后者的抄襲,且兩產品名稱“簡理財”與“愛簡理財”僅一字只差,足以使相關公眾對兩公司產品產生混淆。上述行為具有明顯惡意,有借助簡理財產品影響力的搭便車嫌疑,雖非《反不正當競爭法》具體條款所規定情形,但有違公認的商業道德,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規定,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

  4.《專利法》保護路徑

  2014年《專利審查指南》修改后,在我國GUI類專利第一案——原告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奇智軟件(北京)有限公司訴北京江民新科技術有限公司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一案[7]中,法院認為被訴侵權行為是被告向用戶提供被訴侵權軟件的行為,因被訴侵權軟件并不屬于外觀設計產品的范疇,其與涉案專利的電腦產品不可能構成相同或相近種類的產品,據此,即便被訴侵權軟件的用戶界面與涉案專利的用戶界面相同或相近似,被訴侵權軟件亦未落入涉案專利的保護范圍,最終判決駁回了原告訴訟請求。

  而在華為終端有限公司與惠州三星電子有限公司、天津三星通信技術有限公司、三星(中國)投資有限公司、福建泉州市華遠電訊有限公司、泉州鵬潤國美電器有限公司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一案[8]中,法院審理后判決被告應立即停止對原告涉案發明專利權的侵害,即停止在移動終端的操作系統中搭載實施涉案專利的圖形用戶界面,停止制造、許諾銷售、銷售搭載涉案專利技術方案的移動終端。該案中涉案專利是有關移動終端及其用戶界面中組件顯示的處理方法,該專利實際屬于有關界面呈現的動態外觀的發明專利。

  (三)軟件頁面設計保護所面臨的問題和困境

  從目前司法保護現狀來看,權利人在通過上述路徑進行維權時均存在一定的困難及障礙:

  從著作權角度考慮,因軟件頁面設計通常兼具藝術性與實用性的特點,不僅需要滿足美觀性的要求,同時也需要滿足使用者對于軟件操作效率和執行效率方面的要求。除了在功能方面滿足用戶的實際需求,還要受到用戶習慣的極大限制,個性化選擇的空間較小,很多涉及功能選項的文字、圖標屬于有限表達和公有領域常用元素,無權禁止他人在設計類似功能軟件用戶界面時使用這些內容。

  就匯編作品而言,大部分軟件用戶界面的編排布局的目的并不是為了體現藝術性,而是出自軟件的實用性考慮,軟件頁面設計的選擇編排一般較難體現"獨創性",因此也很難作為匯編作品而獲得保護。

  若主張計算機軟件著作權,拋開軟件代碼比對的繁瑣性及較高的時間、經濟成本,因相同的軟件頁面設計可以通過不同程序語言編寫代碼來實現,甚至即便是同種程序語言也可以通過不同的編程方式來實現,很多情況下也難以實現權利人對保護特定頁面設計的初衷。

  在專利保護路徑下,基于目前的法律框架下的GUI外觀設計專利不僅對保護內容存在人機交互性及功能性要求,還存在需依附于硬件設備的局限性,GUI外觀設計專利權人似乎難以對軟件開發企業或者互聯網企業行使其權利。而此類型的發明專利更是從獲得專利授權到維權均存在比較大的難度。此外專利還存在保護期限的限制等進行維權的不利因素。

  綜合來看,在適用諸如《著作權法》、《專利法》等存在一定困難或障礙的情況下,《反不正當競爭法》特別是《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就成了權利人最終的無奈選擇。但因《反不正當競爭法》通常被認為是屬于知識產權法的兜底法,而《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在適用時更需遵循謙抑性原則,此外還需考慮被訴主體的主觀過錯因素,故在判斷不正當行為構成的標準上也存在一定不確定性。

 

  二、“微信紅包”案對軟件頁面設計保護所提供的解決思路

  (一)“微信紅包”案簡介

  騰訊公司發現由青曙網絡公司開發運營的一款聊天應用軟件“吹牛”軟件中所使用的吹牛紅包收發及相關界面涉嫌抄襲“微信”應用中的紅包及相關界面,遂將青曙網絡公司起訴至北京互聯網法院,請求法院判令對方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等。

  騰訊公司主張“吹牛”軟件中提供紅包收發服務,在紅包發送接收全過程中所使用的紅包發送頁、聊天氣泡、開啟頁、查看詳情頁等界面全面抄襲、模仿騰訊公司“微信紅包”相關界面。此外“吹牛”軟件中還使用與“微信”軟件底部界面“聊天、通訊錄、發現、我”圖標高度近似的圖標等。上述行為涉嫌侵犯騰訊公司相關作品著作權,并構成不正當競爭。

原告、被告軟件相關頁面對比

“吹牛”軟件聊天界面

  青曙網絡公司抗辯認為,電子紅包并非獨立產品,且來源于實物紅包,創作空間有限,相關界面系基于紅包功能、模式的慣常設計。原告進行作品登記前有大量與之相同或相似的作品發表,微信紅包設計不具有獨創性。被告與原告的電子紅包存在差異,此外在“吹牛”軟件下載、安裝及使用收發紅包功能的過程中,消費者能夠準確識別主體來源,不會產生混淆誤認。

  本案中原告所主張的“微信紅包”產品/服務,其設計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實用性、藝術性兼具的特性,因而是否能夠作為美術作品進而主張其著作權就成為了本案論證的難點。為此,原告方選擇了著作權和不正當競爭兩種途徑“雙管齊下”的策略,對于美術設計元素較為豐富的“聊天氣泡”及“紅包開啟頁”主張著作權,對于包含“發送頁”、“聊天氣泡”、“開啟頁”、“查看詳情頁”全流程的整體頁面主張構成知名商品/服務的特有裝潢,進而尋求《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

  針對微信紅包“聊天氣泡”、“紅包開啟頁”的獨創性問題,原告認為,盡管作品的創作靈感和設計元素可以來自實物紅包及公有領域的相關元素,但對“創作靈感”這種思想層面落實到進行表達呈現時,會有很大的創作空間和很高的設計自由度。原告在設計“微信紅包”相關頁面時,對來自公有領域的設計元素賦予獨特的構思、選擇和取舍,凝結了原告的創造性勞動和價值后,形成其不同于其他設計作品的獨特表達,即具有獨創性。

  被告所列舉的市場上已存在運用相同或類似元素進行設計的電子紅包產品,例如“滴滴紅包”、“京東紅包”、“支付寶紅包”等,經比對均與原告的微信紅包設計存在顯著差異,而這種差異恰恰可以佐證,即便均是為了實現類似收發電子紅包功能,在紅包設計上卻可以有無限廣闊的可供選擇的創作空間,設計創作自由度高。這足以證明被告選擇與原告微信紅包極為相似的設計,具有抄襲模仿的主觀意圖。

  針對被告抗辯,原告還提交了相關證據證明自2014年春節期間“微信紅包”一經推出,即引爆移動支付,短時間內擁有數以億計的用戶,成為原告現象級產品和服務,原告的“微信紅包”是市場上最早推出的電子紅包。基于原告的推廣使用,且基于微信紅包這一服務功能的千億級別使用頻率和極高知名度,已經與原告形成了特定、緊密、強烈的指向性聯系,可以起到區分商品或服務來源的作用,構成反法第六條第(一)項所規定的“有一定影響的裝潢”。基于原被告紅包頁面視覺效果高度近似甚至基本一致,應當視為足以使相關公眾產生混淆的可能性。此種混淆,除了包括對于商品來源的混淆外,還包括認為原被告或其軟件具有特定關聯關系的混淆。

  此外,原告還主張被告上述整體抄襲行為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和公認的商業道德,攀附原告的競爭優勢,屬于不正當地利用他人勞動成果攫取競爭優勢的搭便車行為。如果允許被訴行為的廣泛存在,必將損害頁面設計行業的健康發展,不利于公平的市場競爭秩序。因此如原告前述主張不能成立,也應適用反法第二條原則條款對被訴行為進行規制。

  北京互聯網法院經審理后作出的判決基本支持了原告的主張。關于著作權部分,法院認為,涉案“微信紅包聊天氣泡和開啟頁”的顏色與線條的搭配、比例,圖形與文字的排列組合,均體現了創作者的選擇、判斷和取舍,展現了一定程度的美感,具有獨創性,構成我國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美術作品。原、被告各自的電子紅包開啟頁在組合元素、結構與布局、呈現效果等方面基本相同,構成實質性相似。原、被告各自的電子紅包聊天氣泡的創作元素、結構與特征、呈現效果均基本相同,構成實質性相似。被告未經許可,在其經營的“吹牛”應用軟件中使用與涉案美術作品相近似的電子紅包聊天氣泡和開啟頁,使該軟件用戶可以在其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與涉案美術作品相近似的頁面,侵害了原告依法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關于不正當競爭部分,法院認為,“微信紅包”相關頁面及“微信”整體頁面,是微信相關服務的整體形象,其相關頁面附加的文字、圖案、色彩及其排列組合,具有美化服務的作用,應當屬于裝潢。“微信紅包”相關頁面的風格選擇、整體布局、色彩搭配形成了獨特的設計組合,相關公眾能夠將其與“微信紅包”及其經營者聯系起來,從而起到識別服務來源的作用。因此,涉案“微信紅包”相關頁面構成《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規定的“有一定影響的裝潢”。“吹牛”應用軟件中三款紅包的紅包發送頁、紅包聊天氣泡、紅包開啟頁、紅包查看詳情頁與涉案“微信紅包”相關頁面的基本形狀、顏色搭配、元素構成、結構布局等具體設計均一致,各自整體視覺效果構成近似,可以認定被告使用了與“微信紅包”相近似的裝潢。在“微信紅包”具有相當知名度的情況下,被告的上述使用方式存在導致相關公眾發生混淆和誤認的可能性,易使相關公眾誤認為“吹牛”應用軟件的提供者與“微信”應用軟件的提供者存在某種特定聯系。被告的相關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

  對于原告認為微信整體頁面包括功能欄的“微信”“通訊錄”“發現”“我”等相關功能圖標應適用反法第六條及第二條進行保護的主張,法院并未予以支持。判決認為上述頁面設計僅是為了實現必要功能、操作便利、滿足用戶習慣等功能性要求,僅是軟件類產品的常規設計,沒有體現出獨特性,并未與“微信”應用軟件及其經營者形成相對穩定的指向性聯系,未起到區分服務來源的作用。被告使用相同的頁面不足以導致相關公眾產生誤認或混淆,且僅就該頁面的模仿難以認定被告違反自愿、平等、公平、誠信等原則,違反法律和商業道德,因此未對該行為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予以保護。

  (二)“微信紅包”案的創新之處及啟示

  軟件頁面設計不是傳統的著作權保護客體,它具有獨創性、藝術性價值的同時也具有功能性和技術性的本質,因此在尋求著作權法保護時也衍生了一系列問題,包括如何區分頁面設計中的思想與表達,如何排除公有領域元素及有限表達從而防止產生不當壟斷等等。“微信紅包”案中,法院要求原告明確其主張哪些內容構成作品,原告明確主張“微信紅包聊天氣泡”和“微信紅包開啟頁”后,將這些內容與被告提交的所謂的公有領域的紅包元素、在先紅包設計等進行比對,認為盡管均采用紅色、長方形等傳統紅包的基本設計元素,但在顏色搭配,文字、線條、圖形的排列組合與位置設計等方面均存在明顯差異,而這恰恰體現了各自創作者的獨創性表達。該案對于軟件頁面設計的獨創性要素的判斷及保護標準,對后續案件提供了一定借鑒意義。

  此外,本案對于微信紅包頁面整體在《反不正當競爭法》層面上進行保護也是一大創新和突破。我國司法實踐普遍認為《反不正當競爭法》僅在有限的范圍內提供知識產權的補充保護,凡知識產權專門法已作窮盡性保護的,不能再在《反不正當競爭法》中尋求額外的保護。原告所主張的微信紅包整體頁面中包含的“紅包聊天氣泡”、“紅包開啟頁”已經通過著作權路徑給予保護,本案中是否還可以主張構成“有一定影響的裝潢”通過反法進行保護,對此法院認為:《著作權法》是對于作品創作和傳播中產生的專有權利的保護,而《反不正當競爭法》是對經營中產生的競爭利益的保護,二者保護的利益并不重合。原告主張“微信紅包”相關頁面構成有一定影響的裝潢,有一定影響的裝潢具有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故原告上述主張是就“微信紅包”相關頁面尋求標記類經營成果的保護,與其主張著作權法保護的利益不同,原告可以在著作權法之外同時尋求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

  筆者認為,本案中原告主張構成“有一定影響的裝潢”的是微信紅包操作全流程包含“紅包發送頁”、“紅包聊天氣泡”、“紅包開啟頁”、“紅包查看詳情頁”這四個頁面,而已認定構成美術作品的僅為“紅包聊天氣泡”和“紅包開啟頁”這兩個頁面,如果因上述兩個頁面已進行著作權法上的保護而在認定“有一定影響的裝潢”時僅考慮剩下的兩個頁面,勢必造成對權利保護的缺失,從論理上也難以自圓其說,因此本案存在一定特殊性。但無論如何,該案判決中對《著作權法》和《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的利益并不重合的論述也對一些主張并列案由的案件提供了一定的理論基礎。

 

  三、軟件頁面設計保護可以考慮的主要路徑及風險防范

  (一)保護路徑

  結合前文論述,對于軟件頁面設計主要的保護和維權路徑,可考慮采取多重措施:

  對于具有獨創性,符合《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二條對于作品的定義“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以及第四條對于美術作品的定義 “繪畫、書法、雕塑等以線條、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構成的有審美意義的平面或者立體的造型藝術作品”的設計元素,可主張其作品著作權受到侵害。

  對于主張著作權存在一定風險的設計元素,還可同時主張《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經營者不得實施下列混淆行為,引人誤認為是他人商品或者與他人存在特定聯系:(一)擅自使用與他人有一定影響的商品名稱、包裝、裝潢等相同或者近似的標識;……;(四)其他足以引人誤認為是他人商品或者與他人存在特定聯系的混淆行為。”并可主張《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經營者在生產經營活動中,應當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誠信的原則,遵守法律和商業道德”作為兜底條款。

  此外,對于符合條件的案件也可選擇《專利法》、《商標法》路徑下的保護,限于篇幅,本文暫不展開討論。

  (二)風險防范

  根據筆者對相關案件的調研及代理案件中的經驗,總結歸納出以下軟件頁面設計所可能涉及到的知識產權方面的主要法律風險與防范措施,供參考及探討:

  1.維權風險防范

  在著作權保護路徑下,維權方首要需證明其著作權權屬問題,包括權利人對其主張作品享有著作權、作品最早創作發表時間等。《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規定,當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權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權登記證書、認證機構出具的證明、取得權利的合同等,可以作為證據。我國著作權登記僅作形式上的審查,通常情況下,僅憑著作權登記證書并不能證明作品最早的創作及發表時間,還需結合其他證據形成完整的證據鏈。軟件研發方應尤其注意在軟件開發、設計過程中對于創作內容、最初形成時間相關資料的保存。比如,可通過調取后臺包含創作內容及時間的數據記錄進行舉證,也可以在公開發布的軟件版本更新日志、公開發表的網絡文章中明確相關設計內容,還可以對相關重要內容通過可信時間戳、區塊鏈等證據收集、固定和防篡改技術進行及時存證。

  在對相關侵權行為進行取證時,應注意內容的完整性。此外,無論是通過上述存證技術或委托公證機構進行公證,均應注意操作步驟的規范,如必要的清潔性檢查等,避免因操作不當導致相關證據不被認可的風險。

  在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路徑下,還需要考慮原告主體適格的問題。以“微信紅包”案為例,原告一為軟件著作權人,其出具授權書授權原告二運營該軟件。依照該案判決的邏輯,認為原告一雖然是著作權人,但并非微信軟件和服務的具體經營者。該公司既不經營,也未使用過其主張的商業標識,不能對其享有經營的利益。即便該公司對其主張的相關頁面享有利益,也不是基于其經營中的勞動行為產生。故原告一無法就“微信”應用軟件以及“微信紅包”與被告進行市場資源的爭奪,被控侵權行為不會給其造成競爭利益(主要體現為對客戶群體、交易機會等市場資源的爭奪中所存在的利益)的損害。由此法院認為原告一因不具備上述“直接利害關系”而不能作為不正當競爭訴由的適格原告。對于該論述,我們認為值得探討,因為現實中存在大量情形即一款軟件的著作權人和運營者分屬不同主體,但二者具有密切聯系并對軟件均享有經營權益。如果僅將適格原告限定為軟件實際運營者,似乎對競爭關系的理解過于狹窄。經筆者檢索,亦有大量在先案例支持了一款軟件的著作權人與實際運營商作為共同原告就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提起訴訟。盡管如此,為避免出現此類風險在維權時應做謹慎處理,如在授權書中明確相關權利主體共同運營軟件等,并注意軟件官網、下載應用商店等所公示的權利主體信息的一致性。

  2.侵權風險防范

  對于侵權風險的防范,主要在于遵守誠信原則及商業道德,認清借鑒與抄襲的界限,對于自身軟件頁面設計的過程做好保存留檔工作,以有效避免侵權風險產生。

 

  結語

  軟件頁面設計的價值在發展中逐漸獲得社會的認可,其中蘊含的研發者大量的創造性勞動正是知識產權制度保護的重要內容。完善軟件頁面設計的知識產權保護,不僅有利于軟件企業自身的發展,激發設計人員的創新熱情,提升軟件企業的創新能力,更可有效促進我國軟件產業的健康發展,符合我國軟件產業當今的需求及未來發展的趨勢。

  對軟件頁面設計知識產權保護體系的構建,對科技創新及發展具有重大意義。應當從制度上對軟件頁面設計形成體系化的保護,給予軟件企業自由選取保護方式的權利,并且進一步完善我國對軟件用戶界面的外觀設計專利保護,使其保護范圍更加明確。全社會應加強重視對軟件頁面設計的保護及風險防范,知識產權從業者亦應充分利用現有路徑及司法最新實踐,給予權利人維權一定指引,促進軟件行業健康良性發展。

 

  注釋

  [1] (2019)京0491民初1957號民事判決書

  [2] 鄔燕.軟件產品中的用戶界面設計.中國金融電腦.2004(07)

  [3] (2015)滬知民初字第57號民事判決書

  [4] (2018)渝01民終470號民事判決書

  [5] (2017)滬民終39號民事判決書

  [6] (2016)京0108民初30464號民事判決書

  [7] (2016)京73民初276號民事判決書

  [8] (2017)閩民終501號民事判決書

  參考文獻

  [1]鄔燕.軟件產品中的用戶界面設計.中國金融電腦.2004(07)

  [2]趙鵬飛.我國軟件用戶界面的知識產權保護探析.華中科技大學.2015

  [3]付京章.軟件用戶界面著作權與專利權保護的交錯與變革研究.蘭州大學.2014

  [4]劉大亮.軟件用戶界面外觀設計保護問題研究.西南政法大學.2017

  [5]馮斌.圖形用戶界面外觀設計法律保護問題研究.南京大學.2017

  [6]劉春田.知識產權法(第二版).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

瀏覽次數:返回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 (★^O^★)MG黄金武士试玩网站 (^ω^)MG阿拉斯加垂钓_正规平台 (★^O^★)MG真爱援彩金 (*^▽^*)MG堂吉诃德的财富彩金 (*^▽^*)MG非常幸运彩金 招财鞭炮游戏 极限平特肖公式 (★^O^★)MG超级高速公路之王送彩金 (*^▽^*)MG浮冰流玩法介绍 二肖中特100 (^ω^)MG好多糖果_电子游戏 (^ω^)MG电音歌后投注 彩票35选7昨晚开奖号 仿真版水果老虎机 p3开机号试机号近30期 (^ω^)MG恋曲1980投注